财联社5月14日(记者 黄靖斯)讯 经济学家“集体转型”或已成业内肉眼可见的新趋势,自任泽平转型情感博主以后,李迅雷的旅游博主也“支棱”起来了。

不过与任泽平高调官宣不同的是,李迅雷的“转型”颇为低调。5月以来,李迅雷的微博内容悄然改头换面,从以往高屋建瓴论道宏观经济,变为更接地气的旅游经历和感悟,疑似正向旅游博主进军。

与此同时,其评论区也纷纷响起了“经济学家转做旅行博主”“李总要转哲学博主”“转行做摄影博主了”“经济学家们纷纷转型”的呼声。在宏观、经济大势发展并不明朗的当下,也有网友指出,经济学家适时改变风格或为“求生欲”的一种表现。

相比之下,任泽平转型情感博主的则更为高调和轰动,一方面继续进行人口形势、产业等宏观经济研究,另一方面也着手探索鸡汤式的情感文学。此外,任泽平的微博似乎也在打造着“健身狂热”“自律”等人设标签,并且尝试向知识付费领域进军。

部分经济学家或财经大V被禁言也被市场关注。继东方港湾董事长但斌、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付鹏、财经大V吴悦风、经济学家贾康之后,5月12日,知名经济学家@管清友微博被禁言。此外,交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洪灏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都已“沦陷”,其本人也一度被传出从交银国际离职。

画风突变 李迅雷欲转型旅游博主?

李迅雷堪称券商卖方研究元老级人物,先后担任过君安证券研究所副所长,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所长,国泰君安证券销售交易部总经理、总裁助理,国泰君安总经济师、首席经济学家,海通证券副总经理及首席经济学家等职务;目前任职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作为典型的学者型经济学家,李迅雷1996年进入君安证券研究所后,首提“研究服务分享交易佣金收入的卖方研究模式”,由此带来卖方研究从免费对内服务向市场化竞争的对外服务转型。此后李迅雷常年坚守研究并活跃在卖方研究领域,持续为资本市场及宏观经济建言。

近来,李迅雷疑似向旅游博主转型在微博上引发关注。其微博发文内容也画风突变,近期发文几乎为清一色的旅游经历和感悟,点名了斯里兰卡、冰岛、雅鲁藏布江等多个旅游胜地。但刻画风景之余,李迅雷也不忘带上几句关于人生、信念、大势的升华哲理,似乎透露出借景抒情、进而警世的意味,难掩经济学家本色。

如在描述云雾缠绕的湖景时,李迅雷讲到“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已过,2022年,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又如在回忆雅鲁藏布江大拐弯的丛林时,感叹“这个180度的拐弯,看似完全改变了流向,但极目远眺,发现它仍然向着东南方向流去,这或许就是长期趋势,不能因为暂时的曲折回流而动摇信念”,似乎话里有话,欲言又止。

目前李迅雷的微博粉丝量已达766.3万,个人标签为热门财经博主,但值得注意的是,其微博认证为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而非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而在5月份以前,其微博发布的内容更多为中美关系、财政货币政策、市场走势等宏观研究。

公众号照常“营业” 预判今年经济“前低后高”

其和微博画风截然不同的是,李迅雷个人公众号目前仍正常“营业”,所发布文章均为宏观研究或行业相关内容,其个人也照旧接受媒体采访。

步入2022年以来,李迅雷认为至少有两大问题是超预期的,一是新冠疫情的持续和扩散超预期,二是俄乌冲突不断升级,且有长期化趋势。这两大问题最终如何解决,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但它们却导致了一个确定性的结果:以原油和粮食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大部分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预期不断下调。因此,李迅雷认为畅通内循环是当务之急,同时经济转型的难点能否克服也是关键,包括解决居民收入结构的不合理、人口老龄化可能导致的创新动力不足等难点。

关于宏观政策走向、稳增长经济目标、基建投资等市场热点话题,在最近的媒体采访中,李迅雷表示均有明确表态。李迅雷认为今年经济走势“前低后高”,且下半年有望显著上升。他强调,不能把基建投资看成稳住经济的万能钥匙,促进消费单纯靠发钱作用不大,其核心仍是提高居民整体收入水平,而提高收入关键还是要通过税制改革。宏观政策方面,李迅雷表示,拉动基建这个大方向是对的,但还是不够全面,在促内需方面,基建和消费要一起抓。

此外,在近期的发文中,李迅雷亦谈及本轮美联储的加息和缩表对新兴经济体带来的影响。他认为,这实际上取决于加息幅度和缩表规模,如按照缩表至明年年底算,则总规模在1.6万亿美元左右,比上一轮缩表的规模6500亿美元要大很多。故新兴经济体会面临外资流出和本币贬值的压力,从而使得经济增速回落。

任泽平高调转型情感博主

和李迅雷相比,任泽平转型情感博主则更为高调,颇有轰动效应。今年4月,卸任东吴证券特邀首席经济学家的任泽平在微博上发声,调侃自己“已转型情感博主、鸡汤作家”。此前,在中证协对“编外”首席经济学家身份“亮红灯”后,任泽平和刘煜辉等券商“编外”首席就已相继离职。

目前任泽平微博上的粉丝数接近370万,自从官宣转型之后,他同时操着经济学家和情感博主两份心,一方面继续进行人口形势、产业等宏观经济研究,另一方面也着手探索鸡汤式的情感文学,如“幸福就是找一个温暖的人过一辈子”“真正的幸福不依赖外在,源自内心的平静”,更有网友以“中国情感经济学的奠基人”为其加冕。

针对转型情感博主的质疑,任泽平也给出了回应,表示本职还是专业宏观经济和财经金融研究,情感博主为兼职,初衷是传播真正有用的知识,而不是焦虑;传播系统专业的经济学,而不是碎片化的噪音,“在专业、理性、建设性的基础上,加一些温度、情怀及人文关怀”。

值得注意的是,任泽平微博上也在试图打造着“健身狂热”“自律”等人设标签,以及尝试向知识付费领域进军,为其个人资产配置类课程、年度会员带货。

有意思的是,转型后的任泽平还不忘喊话另外几位网红经济学家一同加入情感博主之列,包括@吴晓波、@管清友、@刘润、@秦朔,不过仅经济学家管清友和润米咨询创始人刘润给予回应,管清友表示已下定决心转型数学博主了;而刘润则调侃,避其锋芒,试试转型唱跳博主。

5月13日,刘润在个人公众号上发布与任泽平直播互动的对话内容亦引发关注,该文章发出后不到1小时阅读量即突破2万。这其中,任泽平谈到了转型情感博主的心路历程,其在校时曾任校刊的编辑部主任,如今则感慨:“现在年纪大了,变得多愁善感了,就想重拾老本行,做点有温度的事情。给宏观经济带来一点温暖。”

聊到大周期,刘任二人的结论是最高级的选择就是顺势而为;聊经济转型,从原来的一路高歌猛进,到现在精耕细作,但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增长是关键;聊基本功,除了关注个体的进化,还需要有中观的眼睛,看到结构性的改变;聊结构性的机会,看准新能源和新基建。文章的最后也不忘鸡汤式的点题称“世界终将属于理性乐观主义者”。

与任泽平高调转型对比鲜明的,是不少经济学家或财经大V的集体噤声,或显示微博账号被禁言,或显示微信公众号被封号。

5月12日,知名经济学家@管清友微博被禁言,其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5月6日,分享了6张他的日常风景照。除此之外,微博被禁言的经济学家或财经大V还有东方港湾董事长但斌、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付鹏、财经大V基金经理吴悦风、经济学家贾康等,相关页面显示,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该用户目前处于禁言状态。此外,交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洪灏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都已“沦陷”,其本人也一度被传出从交银国际离职传闻。